綠逸詩情:竹林 - 邱志郁 研究員

【節錄於農業世界雜誌/2017/04月/404期】  

      很少有植物像竹子一般,不但全株上下所有部位皆可被利用,且徹底融入了人們的生活文化。 竹子四季長青,身形筆直英挺,莖桿中空有節。 在歷代文人彩筆競相揮舞之下,已塑造成為東方文化 裡謙沖自牧、高風亮節的君子象徵。 在一片歌詠聲浪中,極為特殊的異端,莫過於曾 任中央研究院總幹事,且被視為近代傑出地質博物學 家丁文江先生所寫的一篇 〈諷竹詩〉: 「竹似偽君子,外堅中卻空。 成群能蔽日,獨立不禁風。 根細善攢穴,腰柔慣鞠躬。 文人都愛此,聲氣想相同。」 寄興寓情將竹子貶斥成一無是處的偽君子。因 為竹子外表堅軔實際卻一無內涵。結黨聚群遮天蓋 日,落單失勢時搖擺不定毫無擔當。工於心計鑽營逢 迎,身段靈巧屈意奉承。偏偏讀書人都樂於和此類偽 君子為伍,簡直是聲氣相求有志一同。詩中生動地描 寫了竹子的外觀和生態特性,將竹子擬人化,並更進 一步隱喻了人格化的特質,藉此譏諷趨炎附勢、欠缺 風骨的知識份子。 丁先生身處清末民初的亂世,學貫中西。長年於 各地考察地質又關心社會活動,想必對虛偽邪佞、朋 黨比周的無品文人深惡痛絕。另一方面,也跳脫固有 思維,批判了自古以來學者墨守成規、因循苟且的毛 病。無論如何,能夠單槍匹馬,以如此犀利的鴻筆力 戰傳統認知,自然是見解不凡的絕妙傑作。 若是以科學的角度,剖析竹林土壤的特性,當 能從中體驗竹林在生態上,正反兩極截然不同的評 價。

促使土壤劣化 竹子具備地下走莖,可蔓延到鄰近的林 地。竹筍露出地表後,可生長迅速抽長達到樹 冠層 (筍的造字甚為有趣,正是意味只需一旬 的時光,筍即可成竹),獲取充足的陽光,便 可立於不敗之地。竹子侵入林地後,能逐漸占 滿林間的孔隙,造成林木幼苗無法獲得光線而 枯死,長期而言,將造成林木無法藉由種子自 然更新繁衍,森林遂逐漸衰退被竹林取代。 臺灣中海拔山區,例如南投溪頭附近的道 路沿線,分布大面積的孟宗竹林。這些孟宗竹 呈現蠶食的方式,逐漸侵入鄰近的林地。百年 前,由中國大陸所引進的孟宗竹,喜好較為涼 爽的氣候,儼然成為臺灣中海拔山區的外來入 侵植物。孟宗竹林侵入林地的現象,不但是造 成生物多樣性下降,究竟對於土壤又造成了什 麼樣的影響? 一般竹林的經營生產,首重於採集竹筍和 砍伐竹材。採集竹筍需翻動土壤,這種類似於 農田的耕耘作業,會加速土壤中有機物分解。 再者,頻繁砍伐竹材,也造成有機物被剝奪。 長期而言,竹林無法像森林般持續累積腐植 質,竹林土壤有機物含量是逐漸減少,而呈現 地力耗損的現象。 除了土壤有機物含量減少之外,還有土壤 有機物組成結構改變的問題。 竹子為草本植物,枝葉枯落物的成分在土 壤中較易於分解。竹子枝葉易於分解的特性, 雖有助於提升養分的利用效率,但卻無法補充耐分解性的有機物,使得土壤有機物日漸耗 損。 我們利用核磁共振、光譜分析、化學定量 等技術,證實竹林枝葉枯落物的成分,是以碳 水化合物為主,在土壤中較易於分解。相對而 言,杉木林枝葉含有較高量的木質素、單寧、 蠟質、樹脂構成的烷基碳,則是屬於耐分解的 物質。杉木林可透過枝葉枯落物,將耐分解的 成分補充到土壤中,維持土壤腐植質的穩定 性;但竹林並不存在此種條件。竹林的枯落物 原本就易於分解,經常翻動竹林土壤更促進有 機質分解,提升了竹林土壤的腐植化程度。 竹林土壤中,原本由森林所貢獻的耐分解 性有機物逐漸耗損,土壤整體的有機物含量下 降。 竹林土壤中易分解性有機物的比例增高, 但耐分解性有機物比例降低。這除了和竹林枝 葉易分解性有機物的比例較高之外,也和竹林 土壤經常被翻動有關。鬆土挖掘竹筍的過程, 不僅促進易分解性有機物分解,也一併促進了 耐分解性有機物的分解。基於竹林無法補充耐 分解性有機物,久而久之,耐分解性有機物的 比例日益下降。 耐分解性有機物在土壤所具備的意義,是 可糾結土壤礦物形成團粒狀結構。土壤團粒間 所存在的孔隙,則是通氣和排水的管道,長期 確保土壤具備保水、透氣、蘊含養分的功能。 土壤有機物保持養分和水分的功能,有如 水庫蓄水。暴雨所挾帶的地表水,雖可迅速補 充水庫蓄水,但此種水源來去甚快,且挾帶泥沙,不利於水庫的健康。相對而言,透過地 下岩層所供應的湧泉,才是確保長時期穩 定供應的水源,讓水庫免於乾涸的重要依 靠。森林常被比喻為綠色的水庫,森林所扮 演截留雨水的功能,是透過深厚且富含有機 物的土壤,撐起由地表通往地底的密布孔 隙,使得雨水足以緩慢滲入土壤深處、岩 層,進而補充地下水的供應。耐分解性有機 物在森林土壤中不易被分解,可穩定地維持 土壤孔隙結構和和其伴隨的生態機能。 是故,土壤中耐分解性的有機物,在生 態和自然環境的保全極為重要。竹林的土壤 有機物無論是在質和量皆呈現耗損,不僅直 接關係到二氧化碳排放所引發全球暖化的 現象,更造成土壤劣化,進而喪失土壤通 氣、保水、抗旱、保持養分等維持生態環境 穩定的功能。

 

改善惡地土壤

 

臺南左鎮、龍崎、高雄田寮一帶,是俗 稱月世界的惡地。當地由泥岩所形成的土 壤,呈現高鹽鹼性,不適合植物生長。加上 質地黏重,乾旱時堅硬,雨季濕滑。又因透 水性差,不易往底層滲漏,逢雨易形成地表 逕流沖蝕表土,形成裸露崎嶇地形,遂有月 世界之稱。日據時期此地開始引進種植刺竹 林。目前以北向坡造林較為成功;南向坡則 因向陽之故,土壤相對乾燥,多半維持裸露 之地表。

比較裸露地和刺竹林土壤的理化性質及微生物生 質量,皆顯示刺竹林造林明顯改變了惡地土壤。 刺竹林土壤之微生物生質碳氮量、水溶性有機態 碳素量皆顯著高於裸露地土壤。土壤中易分解型態及 耐分解型態的碳素量,皆是刺竹林高於裸露地,尤其 是易分解型態碳素量增加更為明顯。顯示刺竹林的枯 枝落葉分解的過程中,可積極貢獻易分解型態的碳 素,並累積少量耐分解型態的碳素於土壤中。 刺竹林在惡地環境中扮演關鍵的先驅植物,刺竹 林所貢獻的有機物,可改善土壤物理化學性質,包 括提升土壤保水性、通氣性。也因為增添了土壤孔 隙,有助於排水和洗去土壤中的鹽鹼成分。透過土壤 性質的具體改善,營造後續植物演替的客觀條件。宏 觀而論,刺竹林造林是有效改良惡地土壤的經營策 略。 對照上述孟宗竹林侵入鄰近林地,導致土壤有機 物質量日益耗損的現象,孟宗竹林和刺竹林兩者,對 於土壤有機物品質和含量變化的影響效果,可謂判若 雲泥。其間看似矛盾,道理實則相通∼除了孟宗竹林 因竹筍經濟價值較高而經常翻動土壤,導致有機質加 速分解的因素之外,竹子枝葉易於分解的特性,貢獻 於竹林土壤的是以易分解型態為主的有機物,相較難 以補充耐分解性有機物。以致於刺竹在瘠劣地土壤有 機質的累積有初始的增進效果,但長期而言,單憑竹 林的自然繁衍,對於耐分解性有機物的累積效果則難 以預期。

 

地痞和俠客

竹林在生態上扮演的角色,既是地痞也是俠客。累積精緻的資產,恣意揮霍原本蓄積優渥的土壤有機 物,彷彿是生態系的地痞。 刺竹林進駐滅絕無赦的惡地,積極展現生命熱情 和活力,具體而微地貢獻極度欠缺的有機物。讓嗷嗷 待哺的貧瘠土壤展現生機,儼然是生態系的俠客。 篇首介紹文江丁先生對於竹子的強烈批判,和傳 統認知有著截然不同的評價。 兩者間的矛盾,出自於見解高度的落差。這就像 旅行的體驗,即使是相同的旅程,隨著搭乘交通工具 的差異,衍生不同的體驗。傳統文化中的文人,是搭 乘華麗馬車,心境爛漫而幽雅;丁先生則是搭乘雙層 巴士,感受刺激而暈眩。 人們見識南投溪頭山間修竹綿延,只覺氣象一 新神清氣爽。於是感嘆君子理當效法孟宗竹力爭上 游,卻忽視知識份子常高居上位,結黨營私宰制優勢 的政經資源,遺忘了民間疾苦。 人們見識月世界惡地的凋敝殘破,尤其是刺竹枝 條滿是倒鉤尖刺,更是讓人「懼」而遠之。於是警惕 君子惡居下流,卻未曾留意刺竹勇於承受逆境,猶如 原野英豪胼手胝足,開創無情世界於有情。 自然生態的奧秘,蘊涵無盡的真理和智慧。科學 研究的價值,也在於以科學的方法,以淺顯易懂的語 言文字,解析其中難以參透的玄機。竹子本質上既非 聖賢,亦非無惡不作的盜賊,但竹子自古以來在凝聚 文化資產上,具備無法抹滅的貢獻。丁先生當然也熟 諳此間道理,只是他能以過人的敏銳眼光,破解人們 過多浪漫的憧憬,從而喚起知識份子應有的良知和反 思。